(广东畅读旗下)

起点的终点 2017-05-04 10:01 更新 | 1,213 字

当然,这种情况并非完全没有出现过,云小深亲身经历的,有两次。

第一次,是个说话像乌鸦叫的人,听他自己说,他是来自一个叫朝天门的门派。那个门派在朝天山上,朝天山是个半山,他还费了很多时间给大家讲“半山”的意思。

凭借着对方话音难听表述含糊的描述,云小深大体上对“半山”有了一个较为清楚的理解:一个山,拿个比山还大的菜刀从中间劈开,就会形成两个“半山”。

那人叫宋山,名字倒是跟他住的地方很般配。他说,朝天门在朝天山的最顶端,与悬崖峭壁那一面仅有几丈远。云小深凭空想想那种场景,心里还真有点害怕。这种害怕好像是天生的,云小深只要一站在高的地方,就会觉得头晕目眩双腿发软。由此,他甚至推测,自己是练不成传说中飞檐走壁的轻功的。

那回,云小深坐在前排,宋山每次开口,他都能闻到一股子浓烈的酒臭味。也正是这样,才能解释台上的人为何言语如此混乱不堪的原因,有时候说着说着,他都能把自己绕进去出不来。

但也正是由于对方酒劲上来头脑不清,在台下人群的怂恿起哄下,宋山真的挽起袖子来了一段朝天门的独门绝学,朝天掌。其实宋山并没有说那套掌法真正的名字,这是后来大伙自己起的,一个名字为山、住在朝天山朝天门的人的掌法叫朝天掌,听起来合情合理。

云小深对那套掌法的印象很深刻,虽然耍招的人喝高了,但耍出来的东西绝对是货真价实的,一招一式,掌风凌厉,云小深不但能听到空气流动的声音,还真实的体会到掌风拂过脸部的感觉。

但令人遗憾的是,宋山在耍招过程中,怕是酒劲渐退头脑恢复了正常,所以他在台下叫好声四起的热火阶段,很不合时宜地停了下来。随后,那场讲授也就匆匆了事了。

马上风那次没有去现场,但他听到云小深的描述后分析,运用掌法是需要内力配合的,宋山在耍招过程中,正是由于其内息循环奇经八脉,消化了聚在体内的酒气,这才醒了过来。云小深觉得这个解释还是很合理的。

除了喝高了的宋山,还有一人曾在云灵荒院里现场耍过武艺,云小深记得他叫马戒从,也是住在山上的,山的名字叫华阳山,他所属的门派叫华阳宫。对于山的名字跟门派的名字为何差不多这个问题,云小深有些困惑,困惑的原因是他不知道究竟是先有山名还是先有门派名。

马戒从是一个脸上总挂着笑的中年人,在他讲课过程中,说的最多的不是华阳山,也不是他们华阳宫,而是一本书。

这本书是马戒从自己写的,他说里面都是一些离奇古怪的民间鬼怪故事,为了收集这些故事,他声称自己已经游遍了五湖四海三山五岳。

这是一堂有些奇怪的课,云灵荒院本来是请他向后辈们传授练武经验心得的,但在台下孩子们的要求下,他讲了半天的鬼故事,虽然有些离题,但最后面的那些记录者由于任务在身,只得认认真真得将这些鬼故事一字不落的记在纸上。

尽管大部分的孩子包括云小深自己都深深沉浸在这些故事里,但还是有人提出让马戒从耍武艺,后来云小深才知道,那个人就是经常拿第一名的施恩。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