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神异火晶棺 2016-09-21

    “啊、嗷……”

    几声惨叫在洞窟中回荡、久久不息,令人毛骨悚然!

    齐浊皓和洪天磊痛苦的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强忍着身体的剧痛,齐浊皓破口大骂:“洪天磊你这个王八蛋,老子早就说过,盗墓这种事情不能做,可你偏偏不听,现在掉入这个洞窟中,老子彻底的被你害死了!”

    齐浊皓是华夏大地河淇市的一名高三学生,他自小就是个孤儿,得好心人帮助,他半工半读,期盼着能考上好的大学,不说脱离平庸苦难,至少毕业后能混个温饱。

    高考将近,齐浊皓计划出门放松心情,调整心态,却在市郊遇到了儿时的玩伴洪天磊,这小子说带他来梦云山旅游散心,齐浊皓没有料到,这小子竟然是忽悠他来此盗墓!

    “洪天磊你个混蛋!一张破地图就让你财迷心窍,害得老子陪你来送死,我呸!你还说这里是春秋战国时期鬼谷子老先生的祖师玄机老人的陵墓,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齐浊皓骂声不止,这里是梦云山,也就是传说中王禅老祖的故居,梦云山上的确有一座大墓,可墓穴中什么也没有,被洪天磊忽悠来盗墓也就算了,没有任何的收获也没有什么,但是被洪天磊这王八蛋害得掉入了墓穴底部的洞窟中险些被摔死,齐浊皓心中万分恼怒!

    “你这王八蛋死了没有?简直就是一个白痴,春秋战国时期的古墓轮得到你来盗?也不用脑子想想,这个朝天洞足有十来米高,老子看你怎么爬出去?”

    齐浊皓只穿着一件薄薄的黑色背心,因为长期锻炼,他的身子还算结实,至于他的相貌,只能说还算一般,当然,比起贼眉鼠眼的洪天磊来,他绝对算得上一个美男子!

    “哎哟!”一声痛吟传出,洪天磊似乎是被齐浊皓的骂声给骂醒了,他用力拍了拍晕眩的脑袋,随后便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突然,他愣住了,一双三角眼死死的盯着前方。

    “浊皓,我们发财了,这里应该才是玄机老人真正的陵墓,你看这墓道多宽阔,还有这么多长明灯……”回过神来,洪天磊顿时激动的大笑起来。

    听到洪天磊的话后,齐浊皓懊恼的心情逐渐的变成了不可思议,之前他因为愤慨和恐惧,所以没有在意周边的情况,他们的手电筒早已不知去向,而这个洞窟中却是辉煌一片。

    这里不是一般的洞窟,而是一座真正的千年古墓,那两排长明灯,就是最好的证明!

    齐浊皓并不相信什么玄机老人的陵墓,那毕竟只是一个传说,但这里是一座古墓却是事实,他的内心不再如之前一般懊恼,而是生出了浓郁的喜悦和期待,一生贫苦的他,如果能在这座古墓中得到一两件宝贝,那么……

    想到这里,齐浊皓连忙喝住洪天磊,说道:“别得意了,我们还是先进去看看再说!”

    洪天磊的笑声戛然而止,强压心中的激动,他率先朝着墓道中小心的走去,古墓中很可能存在机关陷阱等危险,这是常识,洪天磊身为一个摸金校尉,自然不用齐浊皓提醒。

    这条墓道高三米,宽五米,长足有三十米,规格之大,绝对称得上超级大幕!

    还好,墓道中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危险,齐浊皓跟着洪天磊来到了墓室的入口,这里并没有墓门,一座长三百米、宽两百米左右的超大型墓室呈现在了他们二人的眼中。

    激动的扫视一眼,本该欣喜异常的洪天磊,脸色却是瞬间沉了下来,放眼看去,这座巨大的墓室内空空如也,可以说除了墓室四壁边上的青铜盏长明灯,墓室中什么也没有。

    “怎么可能,这么大的一座古墓,不可能什么都没有啊!难道,这座墓被人捷足先登了?”

    洪天磊自言自语的唉声叹气,他说着转头看向齐浊皓,顿时间,他的眼神一个哆嗦,脚步趔趄倒退,此时的齐浊皓一双澄澈深邃的眼眸瞪得老大,就如见鬼了一般!

    “浊皓、浊皓……”

    洪天磊接连大喊几声,可齐浊皓却是纹丝不动,依旧保持着惊恐呆滞的神态。

    齐浊皓的心中既震惊又恐惧,因为,他清楚的看到,墓室的中央停放着一口棺材,那是一口紫晶棺,只是这口紫晶棺非常的怪异神奇,它竟然被森森火焰所包裹着!

    “浊皓,你究竟怎么了?你可别吓我啊!”洪天磊壮着胆子走过去拉了拉齐浊皓的手腕,齐浊皓顿时醒悟过来,而他突然发出的一声叹息,再次将洪天磊给吓得够呛!

    洪天磊一连退到了墓道墙壁下才重重的呼了口气,他拍着胸脯气急败坏的吼道:“浊皓,你小子干什么呢?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撞邪了,真是的!”

    齐浊皓并没有搭理洪天磊,而是说出了一句让洪天磊的浑身汗毛瞬间竖了起来的话。

    “天磊,你看那口棺材好漂亮,它竟然在燃烧,真是神奇!说不定里面藏有宝贝呢!”

    接连吞了几口唾沫,洪天磊转身朝着墓室中看去,他的一颗心更加的紧张且惊悸了,墓室中明明什么也没有,燃烧的棺材?齐浊皓这是怎么了?难道他真的撞邪了?

    想到这里,洪天磊转身拉住齐浊皓,说道:“浊皓,那是幻觉,你不要怕,我们还是赶紧退出墓道,然后再想办法离开这里吧!”

    “天磊你干什么?我有种感觉,这不是幻觉,那火晶棺是真实的,不行,我得进去看看!”

    将洪天磊的手甩开,齐浊皓心中一狠便走入了墓室当中,此时的他哪里还顾得上墓室中有没有机关陷阱?那口被火焰包裹着的紫晶棺真的太美了,他的眼中渐渐的没有了半点恐惧,有的只是喜悦和激动,即使火晶棺中没有宝贝,火晶棺本身绝对价值连城。

    身为一个学识还算渊博的高三学生,且是一个文明人的齐浊皓对盗墓是抵触的,但是既然都来到了古墓中,他可不想空手而归,眼前就有一口神奇的火晶棺,得想办法带走才行!

    洪天磊想要拉住齐浊皓,但是他的反应还是慢了一些,无奈的苦笑一声,他快步跟了上去,而看到齐浊皓愣愣的站在墓室中央,双眼死死的盯着空气,他的一颗心顿时崩溃了。

    “真是怪异,这紫晶棺明明被火焰包裹着,火焰却没有将它烧毁,而且,这火焰似乎并没有一丝温度,难道我真的出现幻觉了?”

    心中万分诧异,齐浊皓大胆的伸手触摸向火晶棺,果然,火晶棺周围的森森火焰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而他的手掌实实在在、真真切切的触摸到了火晶棺。

    “这是真的紫晶棺材,并不是幻觉,老子这下真的要发大财了!”触摸着火晶棺,齐浊皓的内心越来越激动,他的嘴角,更是露出了皎洁的笑容!

    齐浊皓的身后不远处,洪天磊的呼吸越来越沉重,内心越来越恐惧,齐浊皓这是在做什么啊?他的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吓人,顿时间,洪天磊浑身一个激灵,不敢停留,他转身便朝着墓室的墓道飞速逃窜而去。

    洪天磊敢肯定,齐浊皓绝对是撞邪了,甚至是被某种脏东西附体了,此时的他必须远离齐浊皓,不然就麻烦了,很有可能,齐浊皓会做出伤害她的事情!

    这口火晶棺的长度足有三米,十分巨大,齐浊皓沉浸在火晶棺的神异美妙当中,完全没有察觉到洪天磊的动作,触摸着火晶棺棺盖中央的一朵九色莲花图案,他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赞美着!

    这朵莲花只有九片莲瓣,颜色不一,其余八片莲瓣的颜色很是平淡,唯有火红色的那片莲瓣颜色极深,似乎还散发着丝丝晕光!

    鬼使神差的,齐浊皓伸手去推棺盖,然而,他还未用力,棺盖竟然自动的滑开了,下一刻,火晶棺内的一切便清楚的呈现在了齐浊皓的视线当中,他不禁深感失望!

    “这么美丽神异的火晶棺内,竟然连一根毛都没有!”

    摇头叹息一声,齐浊皓刚想将棺盖还原,地面却是突兀的一阵颤动,他险些栽倒在地,而随着一声闷响传来,齐浊皓抓住火晶棺稳住身形,转身一看,他的脸色顿时大变。

    “这座墓室和墓道之间竟然有断龙石,这下好了,断龙石封住了出口,得到火晶棺也带不出去,更重要的是,古墓的断龙石落下,这就意味着墓室中的人都得死啊!”

    一时间,焦急、恐惧、不甘、悔恨充斥着齐浊皓的脑海,这下真的完了!

    墓室地面摇晃得越来越厉害,洪天磊一边唧唧歪歪的破口大骂,一边来回拍打着断龙石,试图找到机关打开断龙石逃生,然而,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断龙石纹丝不动,墓室的上方却是开始掉落下块块巨石。

    “天磊小心,快躲开……”齐浊皓只来得及高喊一声,他便惊骇且绝望的看到,洪天磊被一块数吨重的巨石砸中,丝丝猩红的血液从巨石底下流淌而出。

    “天磊死了!”齐浊皓的嘴巴张得老大,一双眼睛闪烁着不可相信的光芒!

    齐浊皓的反应也算迅速,墓室中掉落的巨石越来越多,洪天磊已经死了,他深感无力,而现在的他,必须拼死一搏,尽自己最大的能力躲避巨石的砸击。

    突然,一块巨石砸在了火晶棺上,齐浊皓险些被吓得魂飞魄散!下一刻,齐浊皓双眼一颤,他想象中的火晶棺破碎的情况并没有发生,火晶棺不仅完好无损,甚至发出一道火红色光芒将巨石震飞了,这火晶棺真的是件宝贝啊!可惜……

    “怎么办、怎么办?”齐浊皓回过神来,脑海飞速的运转着,照这样下去,他绝对会步入洪天磊的后尘,他不想死啊!突然,他灵机一动,也许这是唯一活命的机会了!

    墓室高空,一块巨石朝着齐浊皓所在的地方落下,就在这千钧一发、生死存亡之际,齐浊皓果断的扑入了火晶棺中,火晶棺也许能够帮助他逃过这一劫难。

    棺材,是令人恐惧的不祥之物,正常情况下,没有人愿意躺在棺材当中,齐浊皓也是如此,哪怕火晶棺再怎么精美神异也不行,但是,生死存亡,他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