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楔子 2015-08-20 19:31 更新 | 1,636 字

他对她说过的四句话令她终身不忘,即使去了奈何桥,饮了那孟婆汤,恐怕那四句话也不会散去。

……

“涟儿,我们已经结束了。”他背对着她,声音低沉。

“洛扬,我求求你,你不要走……不要。”

——那年梅花枝下,她声嘶竭力的哭叫道。梅花枝颤抖,梅花散落了一地。他急促的步子被她的叫喊逼得听了下来,忍着心如刀割的疼痛,还是一步一步的离开了。她靠着梅花枝哭的快要昏过去。

玄色长袍的身影一点一点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

“涟儿,只要是我不许,你就不可以离开我。这一辈子,你必须……必须在我身旁。除非,有一天我烦你了。”

“那我就要离开了,是吗?”

“那样,你也不可以走。”他下颚抵在她的头上,一脸宠溺,抱着她斩钉截铁的说道,“不会有那一天的。”

——三年之后她同他,久别重逢。他包下酒楼站在二楼同她将市井之事尽收眼底,在她毫无防备时,突然把她拉进自己的怀里。

而后,她在他怀里泪如雨下,泪水里是满满的甜蜜与幸福。

……

“涟儿,一个男人,他至少要去做三件事,一件是护他父母周全,再则是保他脚下的江山稳定,之后是救他的兄弟于水火。我已经错了第一件,但是后面两件事情,我不能再错了。”

——那年兵临城池之下,他一身戎装,与她告别。

她目送他策马而去,满满的无奈与无助,她知道,他这一去许是再也不会归来,但是她不得不放他走。因为,正如他所说,他有太多的东西要去保护。

只是……

洛扬,你要保护的东西好多,有好多东西需要你的保护,玦玥的这片土地,你这一生出生入死的兄弟,你的父母给你留下来的所有……可是洛扬,你有没有想过。

我也需要你……不求你为我做什么,只求你……只求能在我醒来时,思念你时能看见你而已,为什么连这些都不可以。

她泪水已经落不出来,天边的斜阳映的这世界一片金黄。

……

“涟儿,不许过来。”他面无血色,苍白一笑告诉她,“这是,最后一次了。”

此时已硝烟弥漫,空气里带着浓烈的血腥味,天空都被逼得变得阴沉,无雷无雨,阴暗的却是可怕。他身旁是数不清的士兵手持长矛,将他围在中心。

这一次,她没有听他的话,也没有说任何的话。一展轻功,身轻如燕,她笑靥如花一袭红衣的身影一闪而过的出现在他身旁。

“国已亡。若你亦亡,遗我一人于此间又有意义,你不许我过来,可你没有不许我死。既都是一死,那么我便陪着你死。不能白首,可我只求同你白骨。那年似没得你心,可否,让我一次,就依了我一次,不同生,但共死。”她颤抖的说出这些压抑在她心头太久的话,字字句句落在他的心上。

他突然笑了,不知是她这颗不悔的心让他感动,亦不知是落到如此下场倒也心满意足。他用力的抱住她,在她耳边道:“嫣儿,你还记不记得,离别时,我说了三件事,其实,少说了一件事情。”

“那,最后一件事情是……什么。”她蜷缩在他怀里,嗅着他的气息,即使面前已被层层士兵围住,却也觉得心安。

“一个男人除了要去护他的兄弟父母江山之外,还要去保护他怀里的女人。”他像是蜻蜓点水的一吻落在她的额头,轻轻的。然后只能是把她抱的更紧。

刀锋剑影,他同她这一战杀得痛快淋漓。

一个人,在生死一线之间,明明最爱最留恋的人在眼前,多半是会去吻唇角。

而他,只是轻轻浅浅的一吻她的额头。

这一世,他没有得到过什么,得到的也都失去了,最后的最后,上天也许是可怜他了,才会把他如此深爱的女人带到他身旁,可是他还是没有好好珍惜她,也没有来得及珍惜她就这样要离开。

他也想过,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是什么。

但是他突然明白了。

——他来到这里,不为何故,只为于茫茫人海寻她,虽不能长相厮守,但只求相见相恋相别。

他能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把她抱的紧一点,也许,在他离开的时候,她的痛会少一点。

天空落雨,一道雷声随着闪电突然作响,似乎整个世界都为之一振。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