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一章:初见 2014-08-17 15:09 更新 | 2,039 字

楔子

乱葬岗。

带着粗糙文字的木牌横七竖八地躺着,偶尔还能看见几个凸起的坟墓,但是大部分都是用简陋的草席草草地盖住尸体。风吹雨打之下,那些尸体散发出腐烂的臭味,爬满了白胖的蛆虫。

夜色如墨,见不到一点光亮,树叶被风吹动,发出哗啦啦的响声,仿佛是鬼魅喉头的呜咽声,衬着山下热闹的鞭炮声和绵延了一路的红灯笼,显得愈加死寂。雨后的泥土散发出一种腥甜腐烂的气息,缭绕在坟墓之间。

她的身体一半被草席遮蔽着,露出一截洁白的臂膀。半张脸埋在咸湿的泥土里,裸露的脸满是血污和伤痕,眼睛似睁未睁。不经意间,那些昆虫从泥土里钻出来,大胆地爬上她面目全非的脸,像是在炫耀战功一般。

忽然,一抹鲜艳的红色在这片黑暗中逶迤而来,后面跟着两个身形娇小的女孩,哼哧哼哧地抬着一具尸体。

“就扔这儿吧。”女子细长的手指轻轻一指,另一只手用手绢轻轻捂了一下鼻子,声音细尖。

其中一个女孩愣了一下:“不给竖个碑么?好歹随便捡块木牌写上名字,也免得投胎转世受阻……”

女子不耐烦地截断话头:“原本就是不该活下来的人儿,还费那功夫作甚,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忽然,脚踝处传来异样,女子低头一看,看见一只血淋淋的手死死地揪住自己。如若不是在深夜,恐怕她的声音几乎能被虫鸣盖过。

“救我……”地上的人从喉头艰难地滚出两个字。

那两个女孩早就已经吓得双腿发软,后脊冰凉了。

女人倒像是司空见惯似的,她缓缓地蹲下身,用手指捻起那张混杂着泥土、血污与虫子的脸,嘴角一抹冰冷的笑意:“我凭什么救你?”

“因为……我要活下去……我不能死……”只有那双琉璃色的双眸在月色的映照下光彩夺目,带着无法忽视的恨意。

“呵,这倒是个好理由,”女人打量那张令人作呕的脸半晌,忽地直起身,冷冷地下命令,“带她回去。”

“可是红姐姐,公子从来不让外人进谷。”

“如果公子不喜欢,再杀了便是。若是喜欢了,无非也是多个伺候的人罢了。”女子微皱一下眉,嫌恶地看了一下周围的尸体,道,“捡了她赶快走,这地儿真让人犯恶心。”

我第一次看见程沐白是在一个秋高气爽的好日子,纯白的云朵缓缓飘,衬着下面青色的琉璃瓦,煞是好看。四方的院子种满了四季青,叶子茂盛,修剪得当。偶尔有仆人匆匆跑过,老妈子呵斥的声音间或从角落传来。

我和沈家兄妹正在大厅喝着茶,谈论着将近的婚事,便听见不远处传来爽朗的笑声,好似深远的天空,又似正在盛开的牡丹。

“沈骏你这个滑头鬼,自己妹妹要嫁人了也不晓得知会我一声,怕我来抢亲么?”

一袭珍珠白丝绸长衫,漆黑的发用碧绿翡翠冠竖起,衬得那张脸犹如刚盛开的莲花一般。墨色的眸犹如黑夜里最明亮的星星,直直地照进人的心底。剑眉星目,五官精致,书本上描写俊俏小生所有的词用在他身上都不过分。他手执一把纸扇,每走一步,仿佛就能带动空气,扬起一阵阵触不可及的风。

沈骏徐徐地呷了一口茶,语气波澜不惊,道:“你向来都来无影去无踪,我到哪里去给你发喜帖?”

“想找自然能够找得到。”程沐白扫了一眼我身边的沈蕴,不由得赞叹,“两年不见,蕴儿倒是出落地越发标致,早知道我就差媒婆上门提亲了。”

沈蕴微微福一福身,答:“沐哥哥说笑了。”苍白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疏远之意。

沐哥哥?沈骏多年好友程沐白么?据传此人自幼与沈骏交好,只知家财殷实,却不知底细。多年来游历诸国,才高八斗,对功名利禄嗤之以鼻。明明是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却无端带着一种高贵的傲气。

那凉凉的光打在我身上,语气停顿了一会儿,好听的声音带着一些我猜不透的情绪:“想必这位就是沈兄的好妹夫吧。”

我无暇揣测他言语中带着的揶揄,拱手作揖道:“在下慕容安。”没听到礼节的回应,却有一把扇柄轻轻挑起了我的下巴,逼我直视了那双眸。如星辰,如锆石,危险却又让人欲罢不能的神秘,程沐白的眼睛给我便是这种感觉。

他嘴角稍稍弯起,原本淡淡的笑容却因为那张俊俏的脸带上了狂狷邪魅。他略一挑眉,道:“慕容公子长得好生清秀,若是女人,必定倾国倾城。”

我眉头一皱,冷冷地挥手打掉扇柄,“程公子亦容貌娟丽,若是穿上女装,男人必定拜倒。”笑话,我堂堂七尺男儿岂能被人如此轻视。他人进我一尺,我必还他三丈。

程沐白朗声大笑,手轻轻一甩,纸扇应声而开,带出一阵清香。他看向一旁的沈骏,笑得暧昧不已:“我不用穿女装就已经能让男人动心了。”

沈骏脸色一黑,“这么多年了,还是没个正经。阿九,”他朝程沐白身后的仆人说道,“把程公子领到西苑厢房,省得他在这边胡说八道。”

程沐白走之前,凑到我耳边,轻语:“我们,来日方长。”他身上有很好闻的龙涎香,不浓烈,淡淡的,沁人心脾。和那个人身上的味道不一样。

越过他,我看见了他身后的那片天空,更高更远。猛地,胸膛里的那颗心脏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我似乎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寻常的东西,正透过程沐白,一步步地向我走近。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