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血脉深处 2014-09-10 14:57 更新 | 1,504 字

“白桦,你认识前一任木之守魂吗?”文之手里拿着树枝拨着眼前的火堆,漫不经心的问着。

“恩,算是吧,我被别的守魂师追杀,是他出手救了我,但是……我却……”白桦缩了缩尾巴,似乎又看见了墨松躺在文之怀里,望向自己的眼神。

“不早了,睡吧。”文之摸了摸白桦的头,这些天,只要提起前任木之守魂,白桦都是这样的反应,也不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但是,也多多少少能猜到一些,木之守魂,可能是因为白桦,才传承的。

“文之,我不会,让你也……”白桦近乎是自言自语的说道,轻微,但是坚定。

“什么?”

“没什么,你睡吧,我不困,我周围逛逛。”

“听着,你的目标是逼的那只小白猫血脉觉醒,要是弄出人命来,嘿嘿……”千月对面前的狼妖嘿嘿一笑,颇得寻如真传。

“是,我知道了,只是……不知是什么血统?”

“说出来吓死你,”千月笑的更腹黑了,“白虎。”

“白虎?”狼妖惊奇的通过树林间隙望了望那只白猫,怎么看怎么跟神兽白虎扯不上关系。

“别小看了她,小心等会吃不了兜着走。”

“那这个……”

“放心,说好的不会差了你的,那还是寻如心情好,不然……”千月眼睛一眯。

“我知道了……”狼妖缩了缩头,那天自己好端端的躲在洞里睡觉,一下就冲进来一只天狐叼了自己就走,后来一个女孩更恐怖,直接召唤满月自己一动都不能动,想着自己这是得罪哪位大神了,结果两位大神居然是找自己帮忙,真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了。

“知道了就去吧。”千月颔首,还好是自己来放,不然寻如那丫头绝对是会说往死里整,只留一口气了。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狼妖找准机会,躲在草丛里阴森森的喊道。

白桦猫眼一眯,直接跃起就是两爪子下去,看也不看对手是什么,狼妖鼻子上瞬间多出了两道血痕。

“嗷呜……”狼妖捂着鼻子从草丛里跳出,一边骂自己大意,一边幻化出了一人多高的原身,想不到今天被一只小猫给伤到了,还真是……

白桦转身借助月光看清了来敌之后,再次呆在了原地,为什么,又是……

“居然敢伤你大爷我!”狼妖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口就咬了过去,谁知道刚才还反应迅速的白猫,现在居然呆在了原地,无奈之下,只得改为长嚎一声,一爪子拍落,还故意放慢了动作,生怕不小心拍死了。

“白桦!”文之听见这边有声音,立即赶了过来,想也不想就插到了狼妖与白桦中间。

“啧啧啧,这反应怎们都这样,就不会用白梅弄把剑出来?”千月躲在一旁看的直摇头,这要跟他们跟到什么时候去啊。

狼妖也没反应过来,急忙收力,却还是在文之背上留下了触目惊心的爪痕,鲜血顺着文之的衣衫滑落,滴到了白桦身上,文之吃痛半跪在地,“白桦,没事吧?”

“我……”白桦依旧双腿发颤,该死的,明明自己已经发誓要学会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为什么还是……

文之也不等白桦回答,一把捞起白桦就跑,刚反应过来的狼妖只能追上去,文之跑得慢,没跑两步就被狼妖一爪按倒在地。恩……怎么把那只小白猫从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子手里抢过来这是个问题……

“该死,我好像忘了说别弄死那小子。”千月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漏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没事,死了就死了呗,大不了等下一个,我们看着就是了,若是她觉醒不了……与我没也没有半点关系。”寻如拦下了千月道。

白桦被文之死死搂在怀里,温热的血浸染了她的白毛,难道……又一次看着别人为了自己去死吗……不……不可以,自己一定要学会保护其他人的,自己一定可以克服自己的恐惧的,克服那个软弱的自己,遵从内心深处那个伟岸的声音的呼唤……我要……变强!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