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孽起 2014-09-03 17:05 更新 | 1,148 字

江南三月,莺飞草长,水光潋滟。

这慕府,江南世家唯马首是瞻的第一望族,也在此刻迎来了令人欣喜的时刻。

此时此刻,文府中也得到了消息:

“你可打听清楚了,文姨娘诞下一麟儿可是属实?”

“自然是了,小的在慕府呆了这么多年这么大的事怎会不知,老爷按我说这慕府大爷必是疼爱文姨娘的,否则那小子怎会取名慕文之呢?”

“好、好、好……绣女子(文姨娘闺名)果然是好样的,也不枉我当年把她嫁与慕大爷做偏房,有了慕府扶持,文府兴盛有望啊!”

“大人说的极是。”

转眼已经过去了十五年,又是一年的阳春三月,或许是才刚刚勉强算的上初春的缘故,那春风却如同秋风一般,打在人身上颇有些微凉刺骨的寒意。

而当年那在文府当家的眼里给一家带来好运的孩子却没能如同所有人所希望的那样一帆风顺。

慕家大爷本就是沾花惹草的性子,那一年的那一次意外,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

慕文之五岁时江南爆发时疫,文姨娘正巧回娘家省亲,却不幸沾染上了晦气,虽最终被一路过游方道士捡回一条命,但容颜尽毁,不复当年容华。

慕家当家初始还好言好语相劝,也是许下了“再也不相离”之类的誓言,可文姨娘却是越发的疑神疑鬼,总觉得慕家当家的变了心。本是三分热度的慕当家越看文姨娘越是作呕,索性拨了个芭蕉苑给她,再不管这等事。

说来也怪,慕文之却是个分得清缓急轻重的性子,察言观色自有一套,莫说着这慕府当家,连那慕府老太太也被唬的一愣一愣的,可他从小把正房王氏叫娘,从不理会文姨娘一星半点。

文府这才一点好处也没占到,倒是因为经营不善白白毁了几家米铺和一家量布铺子,也因如此文姨娘越发的不受待见。

这日,王氏房中。

“我儿过来,”王氏穿着一身对襟绣凤长裙,披一条米黄色的杂花披肩,正伸手掐一支淡粉的牡丹,更显雍容华贵“明日老爷随同那孔家世子去远郊狩猎,你就陪着荣哥儿一起去吧。”

“儿子知道啦,没什么事儿子就先告退了。”

“去吧。”

眼见那贵公子出了房门,在王氏身边服侍几年的龚嬷嬷喝退了四周服侍的奴才:

“素觉得二公子是个伶俐的,今儿怎……”她一瞧王氏的脸色见无甚变化,便再说了下去“太太也真是个好相与的,可太太不想想如今老爷最喜这慕文之连老太太也被那小子蒙骗,倒不是奴才忘了本分,只是这真是欺人太甚!”

王氏也不恼,听嬷嬷说完把牡丹放在桌上的莺嘴秀叶瓶中“劳嬷嬷费心了,可你真以为慕文之那小子会这么好命?我可早有打算,你莫不是忘了大公子可是我的心头肉。”

“正是如此,老奴才为大公子不平啊。”龚嬷嬷道。

“嬷嬷莫急,待到那狩猎结束,我看那慕文之还能怎么蹦跶!”凤眸中冷意难掩,配在绝美的脸上却是另有一番风味。

天,似乎更冷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