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包围 2014-08-30 17:17 更新 | 1,839 字

TAT上一张章节数字写错了……抱歉……

宇文带着白桦和墨松一路钻出山林来到官道上的时候,宇文身上的衣服已经彻底沦为了乞丐装。

“我觉得吧,宇文,你现在拿个碗坐在路边我们的收入一定不差。”墨松优哉游哉的说道。

“你们就别吐槽我了,墨松你还好,一身黑也看不出什么,白桦可就惨了。”宇文看了看自己肩头的两只猫,不由的笑了。

“你还好意思说!”白桦看看自己已经纠结成一团,黑黑绿绿的毛,不由的炸毛。

“好啦好啦,我记得这边在往前一点有条河你自己去洗洗就是了。”宇文歪了歪头,让自己的脸尽量远离白桦的攻击范围,他可不想再次被白桦毁容,虽说身为木之守魂,治愈一点小伤口是分分钟的事。

白桦白了宇文一眼直接跳了下来风一般地消失了。

“还真是急性子。”宇文乐呵乐呵的从包袱里拿出了备用的衣服把墨松丢了下来自己又重新进入树林换衣服去了。

“你们两个这样子要我么办啊,虽说看不出来但还是很脏的好么!”墨松不由的有一种仰天长啸的冲动,谁知一抬头就看见青芷州的方向一道银光升起,随后更近的地方一片红光飞散。

“喂!宇文!快点,我看到寻如那家伙了。”墨松急忙招呼宇文。

“不用你讲,我也发现了,怎么这么近刚才却没有感觉?”墨松隐隐觉得有些奇怪。

“快去找白桦吧,我怕她一个人出事,毕竟对方盯上的是她。”墨松心里有一种毛毛的感觉,总觉得今天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呦,怎么,你喜欢上白桦了?看不……咦?不好,快走!”宇文正要打趣墨松突然感觉前方不远处传来了灵力波动,急忙一把捞起墨松向前奔去。

“你们想救她?太晚了。”红裳已经一手拎着白桦从前面走了过来,周围的树林中陆陆续续出来了许多身上散发着灵力波动的人,这些人衣角上都有一个青色的云纹。

“你放开她!”墨松直接化回原形,黑色的灵力波动从身上升起。

“放开她?怎么可能,你们两个今天也留下来吧。”红裳招了招手,周围碧云峰的弟子迅速拿出法器开始布阵。

“墨松,白桦交给你。”宇文低声嘱咐了一句,右手已点上眉心,“以天地之名,命苍穹聚气,日月……”

“封!”红裳身后的一名老者手中祭出了一个青铜钟,一阵青光泛起,将宇文圈在中间。

“唔……”宇文身上泛起的青光还未成形就消散在了青铜钟的青光之中。

“如何?这可是木神钟,碧云峰的底蕴不是你所能对抗的,留下两只灵兽,我可以放你一马。不过,那边的哪位放不放过你我可就不知道了。”红裳笑的十分得意指了指一旁的晓颜。

“我说怎么会你们那边唯一一个灵器级别的法器刚好是克制我的……晓颜,没想到,你除了一个护魂,守魂师的一切精神与信仰全都没有传承下来。”宇文此时无法动用灵力也不着急。

“你住口,什么守魂师,我才不稀罕,要不是这该死的守魂师的职位,我母亲又怎么会被灵兽给害死?明明灵兽只要死光了这一切就会结束,只要灵兽没有了,守魂师……自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晓颜出乎意料的反应十分激烈。

“你母亲?难道你母亲是上一任守魂师?”宇文略一挑眉,“我现在没空教育你什么才是守魂师的职责,我现在……只能临时成为守护一支的了。”宇文右手再次点上眉心,一圈血色从眉心扩散,如果木之守魂的灵力被对方法器的灵力压制的话……那么,最终极的生命灵力呢?初代守魂师的底蕴,是传承守魂师无法了解的。

“本源灵力?宇文砚你在找死!”晓颜明显是认识此时宇文所使用的灵力的,之前母亲不也是……

“不肯放弃抵抗么?”红裳轻笑,抬起左手,红色的灵力汇集,红裳身上的灵力参杂了许多股浑厚的气息,似乎十分驳杂。

“这么驳杂的灵力……还敢抓我!”白桦一直在暗暗运气,此时恰好解开了红裳下的禁制,一口就咬上了红裳的手指,红裳吃痛松开了手,白桦直接在半空中化回人形,当然……还是没有穿衣服。

宇文趁着周围的人被白桦镇住的时候抓紧时间,张开背后带着血色的羽翼飞速放倒了离自己最近的几个弟子。

“你们想的太简单了,”红裳手中祭出飞剑,与周围的弟子遥遥呼应,一座大阵已经成型。

“出来吧,独狼。”红裳挥动右手上的手镯,一声长啸间一匹巨大的黑色巨狼出现在白桦眼前,刚刚落地的白桦瞬间凝固,她一再告诉自己对方不过是一只妖兽,连灵兽都不是,但是,来自心中的恐惧让她无法移动半分,为何恰好是犬类?自己……只有犬类无法抵抗。

“白桦!”墨松看着白桦发呆,对面的独狼已经张口咬下,想也不想直接插进了两者之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