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深夜 2014-08-14 12:10 更新 | 1,285 字

千月不愿意多说,寻如虽然好奇但也并不多问什么。等二人风卷残云的消灭了晚饭后,寻如看着房间里唯一一张床不由又纠结了,居然忘记找小二再开间房了……

“别纠结了,我刚刚问过了,没有其他空房了。”千月一眼就看穿了寻如在想什么。

“没了?”寻如更纠结了,但是随即便知道该怎么做了。“我睡床,你睡地板,就这么决定了,你要是敢半夜爬上来别怪我不客气。”

千月瞟了一眼寻如道:“放心,我对幼女不感兴趣。”

“你……”寻如瞬间又想发飙,但想到刚才的窘况,还是忍住了,自顾自上了床用灵力结了一道屏障又布下了符咒这才和衣而睡。

“如儿……能不睡地板么?”

回应千月的是一阵超强的灵力波动。

“唔……我错了……那睡桌子可以吗?”

“随便你。”

是夜,寻如睡得并不安稳,隐隐约约听到了千月在说梦话,索性就起身查看。

寻如一抬头就被好好惊艳了一把,虽说身为守魂师见过美型灵兽无数,对于俊男美女的抵抗力完全达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然而,千月不愧是人世间最后一只天狐。此时不只是无意还是有意,千月在白日里墨黑的长发褪去了伪装,在月光下闪着银光。头上更是毫不掩饰的弹出了一双毛茸茸的狐狸耳朵。要知道,寻如最抵御不了的就是一切毛茸茸的东西,此时看见千月露出了狐狸耳朵,下意识的往下看,唔……好吧,尾巴居然没露出来。片刻的失望后,便忍不住伸手像摸。

“师哥……师父不要……”千月又开始说梦话了,语气中满是哀求。

寻如一时愣在了原地,看上去那么不知天高地厚的千月,怎么也会有这样的一面?他之前,到底经历过什么?

寻如看他一身单衣趴在桌上也睡不安稳,索性转身从床上抱了一床被子想要给千月披上。然而就在寻如走到离千月半尺的距离的时候,千月突然睁眼,凌厉的目光直接镇住了寻如。千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跃而起,寻如还未看清就被千月一把掐住了喉咙。

“唔……千月!你干什……么!”

“怎么是你?”千月借助月光看清了寻如,这才放手。

“你这么大反应干什么啊!真是好心没好报,你早点死算了,我还能早点收工!”

“还不是被追杀惯了……”千月看到地上的被子当即明白了寻如想干嘛,不由语气一软。一低头发现自己一头银发不由一愣,自己……居然连伪装都维持不了了么?

就在千月低头发愣的时候,寻如已经爬上了凳子,伸手就捏住了千月的狐狸耳朵。

“喂,你干嘛啊?”千月立刻把自己的耳朵收了回去,瞬间炸毛,狐狸耳朵可是很敏感的啊,被寻如这么一捏,头顶的异样的感觉久久不散。

“哼,就当是赔罪了,不行吗,小气。”寻如意犹未尽的跳下椅子,谁叫她现在缩回了萝莉的身高,不然也用不着踩凳子。

千月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了,一直都是他噎的寻如说不出话,这回总算是被寻如噎了一回。不过狐狸就是狐狸,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想不到你身高缩水了,智商情商也会跟着缩水……”

“千月!”

于是乎……这一夜下来,寻如再也没脸下楼了,第二日早上只得翻窗闪人。

第二天,青芷州各大酒楼都在传颂暴力女与未婚夫深夜吵醒半座城的光辉事迹。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