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24

    “数字艺术”的诞生和飞速发展是一件令世人瞩目的新鲜事。就其影响来说,随着数字艺术产品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它那特有的品质给我们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价值观念和审美趣味等带来了深远的影响。就其性质而言,因为它“新鲜”,是新生事物,所以,它充满了朝气和活力,有着光明的发展前景;也正因为它“新鲜”,是新生事物,所以,它的发展又充满了困难和挑战。这就需要我们共同关心和努力,以便为我国数字艺术的健康发展营造一个良好的生存空间。在这种意义上,作为教育工作者和科研工作者,我们就应该敏锐地观察和把握数字艺术的现状和走向,并立足于丰富多样的实践,及时地总结其艺术生产的经验,归纳其艺术发展的规律,为进一步的生产实践提供人才上的支持和理论上的指导。

    作为文化产业中的“朝阳”部分,数字艺术产业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高度重视。近些年来,在国家文化产业政策的大力扶持和相关业界人士的共同努力下,我国的数字艺术产业获得了长足的进展,并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然而,发展与困难同在,机遇与挑战并存。

    尤其是与欧美、日韩等国家相比,我国的数字艺术产业还相对滞后。比如,2004年,全球数字内容产业的总产值达2228亿美元,其衍生产品的总产值还高达5000亿美元,而我国数字内容产业的主体——动漫产业的总产值却仅有117亿元人民币。再比如,在中国青少年最喜爱的动漫作品中,日本生产的作品占60%、欧美占29%,而中国原创动画(包括港台地区)只占11%.至于作为数字艺术的集约形态——“数字大片”,则更是北美影业独占鳌头,我国至今还处在生产发展的初级阶段这种情形显然与一个数字艺术的消费大国是不相称的。

    在当今的全球化语境中,面对数字艺术产业的方兴未艾和它广阔的市场前景,产业发展的需要使建设完善的数字艺术教育体系和理论体系成为了一项紧迫而极富意义的工作,在我国数字艺术生产的实践中,一方面,数字艺术深入文化市场,并取得了有目共睹的业绩;另一方面,数字艺术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又急需人才和智力、理论指导和实际运用上的快速跟进。于是,为推动我国数字艺术产业的健康发展和良性循环,2002年,经教育部批准,中国传媒大学正式开办了国内第一个“数字媒体艺术”高等教育专业,并逐步形成了本、硕、博多层次的培养体系。迄今为止,全国开办与数字艺术相关专业的高等院校已有近两百所。

    其次,各种性质的艺术节和评奖也纷纷将数字艺术的展示和探讨纳入其活动项目和议程。尤其是,随着文化创意产业的持续升温,我国政府在全国确定了北京、上海、广州和成都四个文化创意产业基地,并把文化创意产业推向了社会经济发展的前沿。在这种意义上,“数字艺术研究系列”和“互动艺术设计研究系列”两套丛书的出版可谓恰逢其时。

    这两套丛书是“十五”期间“211工程”科研项目“数字艺术研究”和“互动艺术设计研究”的最终成果。其中,“数字艺术研究系列”分为“数字艺术基础理论”、“数字艺术创意理论”,“数字艺术与技术应用理论”,“数字艺术设计理论”四个单元;“互动艺术设计研究系列”分为“互动艺术设计基础”、“互动艺术创作”两个单元。在研究的整体框架和理论线条上,丛书力图体现艺术与技术相融通、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原则;在研究的范畴和具体方法上,丛书力图符合数字艺术跨媒介发展、多媒体融合的实质和趋向;在研究的视野和具体内容上,丛书力图全方位地包含在数字技术平台上所发生的媒体艺术变革和媒体艺术新构,以及相关的新经验、新知识、新观念和新形式。此外,在科研队伍上,丛书的撰写人员有着跨学科、跨专业的学术背景,其学科和专业涵盖了数字技术、艺术设计、广告艺术设计、影视艺术创作、计算机技术等诸多领域。唯其如此,科研人员就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切入课题,并使各个子项目之间和相关命题之间相互支撑、相互联系,进而形成一个有机统一的整体。现在看来,丛书两个大项目中的18个子项目基本上实现了总体系统搭建的全面性、有机性和科学性。在为数字艺术学科及相关专业提供应有的理论基础和为数字艺术的生产实践提供适用的操作方法方面,丛书有其开拓和创新的品质,也能给予读者以理论和应用上的助益。当然,任何科研成果的分量和质量,最终还得交由读者来判定,交由生产实践来检验。由于主观或客观的诸多限制,丛书难免会有诸多存疑之处。对此,我们期望和有志于数字艺术教育、创作及运营的专家、学者、同仁、读者一道,相互切磋、相互探讨,以便共同促进我国数字艺术的发展和繁荣。

    中国是一个有着悠久艺术传统和丰厚艺术土壤的大国,把握新技术、攀登新的艺术发展制高点,使中国艺术在全球视野中展现时代的风貌、民族的气派,不仅是艺术实践领域应有的奋斗目标,也是艺术人才培养领域的责任,更是大学的使命。在这里,我校数字艺术教育工作者谨以此系列丛书的出版,一则以明心迹,一则以为求索。

    是为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