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一章在那遥远的小山村(1) 2014-11-12 14:55 更新 | 2,416 字

十年过去了。

已近中年的肖晖和香玫第二次牵手。他俩漫步在坎坷泥泞的土道上,心中百感交集。

前面就是塔山寺了。

肖晖和香玫来到一处十字路口,一阵和风徐徐吹来。路旁那棵硕大的凉伞树摇摆着枝叶,像是招呼久违的旧友。树旁那一口石砌的古井,一股清泉潺潺流淌。发出那哗啦哗啦的声响,像是吟唱着过去的悲歌。

肖晖牵着香玫,拐向那铺着石板的羊肠小道。沿途绕过清澈的池塘,直奔山顶的石塔拾级而上。登峰造顶,犹如身临仙境。

他俩并肩伫立在塔顶的迥道,抚摸着年久风化的石栏。遥望远山云雾,不禁思绪万千。

由此发生和经历的坎坷生涯及情感纠结,俨然厚重的历史画卷,顿时翻转在脑海里。

山连水,水环山,

连绵叠翠没有边。

都说湘西风光好,

世外桃源别有天。

打柴的汉子放声唱哟——

我在这里做呀么做神仙!

……

远远望去,连绵的群山看不到尽头。

蓝蓝的天空飘着白云,青青的山峦层林叠翠。这里可谓是山也青、水亦秀,群峰罗列、如屏似锦。

一条土路,星星点点的铺了些许小石碴,它坑坑洼洼、弯弯曲曲地在山间延伸。这条山道上,偶尔也有一部拖拉机载着山货,挤着摇摇摆摆的人群,啪哒着刺耳的噪声出入而过。只落得晴天里尘土飞扬、弄得周边遮天蔽日;雨天里泥水斑剥、溅得路人躲闪不及。

然而,这就是塔山出入江湾公社乃至东平县城唯一的通途了。

塔山大队共有九个生产队,另加一个经济场。

说起塔山寺这个经济场,有一个典故。它是由于特定的环境和历史原故遗留而成的。在塔山寺方圆十里的山林和土地,旧时期都划为寺地庙产。解放后鉴于不便分割,一直留作大队公用管理。

这里满山遍野竹木成荫。大队从各个生产队抽调工匠,割取松脂、伐木加工、劈竹编织。这里已成为集体经济的主要支柱。还真是靠山吃山,佛地成仙。

经济场每年的收益,按各队抽调在此的人数分发。这种畸形经济当时实属罕见,曾引起很大的社会譽论。但它毕竟属于集体经济,就不便划为资本主义。

经济场的工匠们都是在此统一吃住,而又回到生产队记工、分粮。这里有取之不尽的竹木资源,加工的成品按计划送往公社或县里的供销社。

这里加工的产品有;松脂、扫把、竹垫、风车、水车、犁耙等等竹木制品。都是由供销社订制的物件,它能换来可观的收入。

在塔山这片儿,能到经济场做工,是很有面子的事情。他们必须是有手艺的匠师,仰或是有背景的红人。因为在此不但能吃上公餐,而且每月还能拿到五块钱的补助。五块钱!这在当时一个鸡蛋五分钱的时代,是多么的诱人向往啊!

按农村流行的一句话说;他们是吃双份粮的人!

塔山寺的周围原是古木参天,门前的柏树大过脚盆。只因五八年的一场大炼钢铁,把所有的古树砍光了。就连井边那棵凉伞树也差点遭殃,苦于凉伞树又大又硬而无可奈何。

如今的经济场,就是从那一班大炼钢铁的人马中演变过来,延续至今。

塔山大队的九个生产队,犹如众星捧月般散落在这个椭圆形状的一片盆地里。这里三面环山,唯独剩下南部一方视野开阔。它逶迤十余里,连接着十里开外的江湾公社。

塔山的大队部就设在这座背靠东面,临山而建的古建筑——塔山寺。这里又是塔山小学的学堂,又是经济场所在地。常年人来人往的,是一个比较热闹的地方。

这座雄伟壮观的大寺庙,相传是宋末明初年间的一位皇帝,为了一位心爱的妃子免受皇母及奸臣的追杀,沿途流落在此。皇帝私下拨款为其安身而修建,据说香火鼎盛时期足有百僧之众。

当地的人们远离城镇,少见世面。大部份年过七旬的老人,也不曾去过县城。

外面的世界对他们而言,好像毫无关联。

突然有一天,大队的赵支书到公社开会,带回了一个爆炸性新闻——县城里有两家右派分子,要下放来塔山落户。

塔山大队的党支部书记赵戊生,已有四十多岁了。他那略显下垂的老脸长满了酒糟坑,外号叫作赵麻子。祖宗八代都是贫苦出身,为官已有十年历史了。赵支书个头矮矮墩墩、胖眫俨然光头似的短发。他说话时总爱眨巴着小眼睛,手舞足蹈的。这人长相虽是不雅,但口碑甚好。他从不无端整人,就连大队的四类分子他也留情三分。

这一天上午,赵支书不辞劳苦。他通知了大队所有的生产队干部,一同到塔山寺里的大队部开会。主要是传达昨天在公社分派的革命斗争任务,顺便商定即将到此的两户下放家庭的住房及劳动问题。

塔山寺的格局分为上下两座主楼,两厢外加十六耳房。从下殿后面通过一个高大的拱圆门,直上十八级石条的踏步就是上殿。墙体用石灰粉刷,地上尚有铺着青砖的残块。它是清一色的青砖青瓦,木架排梁式建筑。殿堂的主柱大如车轮,中堂柱高五丈有余。横梁两端突出之樨头,无不雕龙刻凤。全都朱红真漆,甚为壮观雅致。可见当年匠工之上乘,耗资之巨大。

站在寺内观看,寺庙四周为寸厚的薄砖砌成。这种墙体很特别,它是砌成空斗然后用土填充而就。大殿的正前方有一堵高高的照墙,足有八、九尺。墙面上塑画着各式残留的佛像,显得栩栩如生。寺门是从正殿的两侧开放,圆圆的拱形设计,厚重的木门开关起合吱呀有声。门楼上翘檐走兽,富丽堂皇。

出得门来,但见右边的山顶上有一座又高又大的石塔,直耸云霄。

或许,这就是塔山村名的由来。

高高的照墙之外,是一个足有十亩宽阔的大土坪。空空的土坪挨着照墙有一个齐人高的土台子,它的四周用大石砣围砌。台子两边设有踏级,台上靠墙的两角各都巍然矗立着一根高大的石柱。

先前,这里是先人祭祀天地神君或僧人聚众议事的地方。风风雨雨逾百年,一朝天子一朝臣。

如今,这里变成了政治斗争的大舞台。

大队部就设立在上殿中的大佛堂里。古时那些泥塑的、木雕的大佛像,早在“破四旧”时就被扫荡一空,化为乌有了。取而代的是在东墙正中张贴着一幅毛主席画像,两边的对联各是;听毛主席话,跟党走。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