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剑卖身

    为剑卖身

    作者:凌筑

    天啊,冤枉啊!  诬赖他是偷钱的贼儿就罢了,  这小姑娘竟猛扯他的裤裆下的“宝贝”,  硬说他将赃物藏在那!  虽然这水深火热般的可耻之痛,  在正牌贼子出现后宣告落幕,  但可悲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现在正被恶贼追着满山跑得他,  竟有幸被路过的她英勇拔刀相救,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小生快快闪人也!  咦?问他铸剑世家在哪想修受损宝刀?  阿……如果不介意的话他可帮这个忙,  啥?她敢嫌他是弱鸡书生要他靠边去?  士可杀不可辱,这口气他

  • 为色卖身

    为色卖身

    作者:凌筑

    呜……青天霹雳啊!  她宝贝的美男画册现下竟成落汤纸糊,  可恶!都是这撞倒她的死臭胡子害的!  赔?好,就拿他那匹健壮的爱驹来抵债!  气死人啦!真是啥烂人养啥烂马!  竟敢趁她在潭里洗美人浴时落跑,  害她追马不成反倒遇着一群色抢匪,  幸好她命大在危急时有人出手相救,  唉啊!瞧瞧这恩人儒雅俊美的好模样,  命的她怎能让此“尤物”溜了!  不如在他府邸对面住下等待机会入府吧,  咦?外头怎么会有乒乓怪声,瞧瞧去!  哇塞!好个黝黑的皮肤

  • 笨妖

    笨妖

    作者:凌筑

    多亏自己练得一双快脚,  多亏娘亲绘的悬赏画像太“过时”,  才让他这不想洞房的新郎倌大唱逍遥乐,  谁知人长得太出色也是麻烦,  被个利眼的送菜小贩用力指认,  引来各英雄穷追他这武林盟主大逆子,  他慌得一头躲进码头装鱼干的木箱,  让人嘿咻的抬上了船,  听!老祖宗有训:大男人顶天立地,  那摇晃不停的大船害他既昏且晕,  加上与船老大前仇未解又倒掉人家满箱鱼,  脚软的他只能任人整,  啥蒙面老大他……是个她,  巧的是他大喜当天,还

  • 药女

    药女

    作者:凌筑

    真是想不透啊,明明他爱的是师妹,   可他却吻了别的女人!  虽说这笨女人曾为他挡下一刀,  但武艺高深莫测的他并不需要她救啊,  而她居然不知死活,  还敢正义感泛滥的跟他这无情神医呛声,  掰出他从没听过的万年什么灵芝的,  救活了个濒临死亡的小婴孩……  连他这会儿医馆征试药人,  她一副气色苍白的也跑来凑热闹,  结果他听到她是九阴绝脉的体质,  二话不说的把她脉先,  别人是千金万金难求他一医,  而她竟然给他一脸屎

  • 迷路娇妻

    迷路娇妻

    作者:凌筑

    没见过这么路痴的姑娘, 在自家转都能迷路,那迷路迷到妓院中就不稀奇了! 要不是浑身上下都藏毒,怕不早被人当窑姊儿吃了! 这小路痴,老认为坐在轮椅上的他需要人保护,三不五时跟着他, 但是老跟丢,还要劳驾护卫将她拎回「正路」, 又不怕死的帮他挡下所有灾难, 天啊!他玄谷四圣的神算招牌,都快被她拆了……

  • 吃了相公

    吃了相公

    作者:凌筑

    秋高气爽,杨柳岸,芙蓉亭,暖风轻浮暗香。莫庄里,数个大人正在亭内品茗谈夭。这时一个俊俏的小男孩奔过杨柳岸边的小径,来到芙蓉亭外。「阿娘。」他扑入其中一个贵妇怀中。「麟儿,都几岁的人还那么没规矩,看到世伯们也不会叫人。」威严的莫问天拧眉瞪着人小鬼大的莫麟,才不过八岁足的他就有神童之美誉,是为人父的骄傲,但他的聪颖慧黠也让人头大。

  • 终结酷爷

    终结酷爷

    作者:夏榆

    她是隐藏官家千金身份,劫富济贫的侠女,  但这次糗大了!  因为她不但抢到她那耍狠出名的未婚夫,  还害爹爹的官位不保,但也不能怪她阿!  谁叫他压榨劳工,赚黑心钱,  啥?欺压工人是误会?都怪爹怎么不早说!  这下钱还不出来,她只好负荆请罪,  却被他误打了一掌,差点魂归离恨天!  而他帮她疗伤就算了,干么对她毛手毛脚的?  好!这仇她记下了!  伺机下药迷昏他,连他的友人都海扁一顿,  谁知那友人竟是当今圣上...

  • 倾城乱

    倾城乱

    作者:荀夜羽

    长安城乱。我是暗属。善剑者,敕风成刃。一个最不能见光的杀人者。身为堕天,混合着矛盾的唐突与美感,午夜梦回,绽放出蔷薇的尊贵。这夜,该是我的天下,孤身独行,只为最后一场华丽的暗地行动。我早知道,从一开始我就丢了归属之地。长安城便我的牢。这牢,便是我的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