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腹黑老公:复婚请排队!

    腹黑老公:复婚请排队!

    作者:李酒窝

    娶薛家女子,是为两家商政联姻,随便哪个薛家女子都可,却在见到她的那一瞬间,将手指向了她。婚后,她不争不吵不哭不闹,险些让他忘了自己已婚,没想到离婚协议书签下,那该死的女人竟然原形毕露,原来他亦是同样被她利用,多年前那温柔如水的男子再次出现,将她拥在怀中,米白,我回来了。换来的却是她冰冷的语气:“二姐夫,请自重!”曾经他是她的天,他是她的一切,可这一却,早已在她于二姐携手离开那一刻彻底决裂,“米白,你说同样出色的我们,生出来的孩子会是怎样呢?”貌如妖孽般的男子,靠在她办公室门口处,米白回他一个白眼外带两个字

  • 腹黑老公:复婚请排队!

    腹黑老公:复婚请排队!

    作者:李酒窝

    娶薛家女子,是为两家商政联姻,随便哪个薛家女子都可,却在见到她的那一瞬间,将手指向了她。婚后,她不争不吵不哭不闹,险些让他忘了自己已婚,没想到离婚协议书签下,那该死的女人竟然原形毕露,原来他亦是同样被她利用,多年前那温柔如水的男子再次出现,将她拥在怀中,米白,我回来了。换来的却是她冰冷的语气:“二姐夫,请自重!”曾经他是她的天,他是她的一切,可这一却,早已在她于二姐携手离开那一刻彻底决裂,“米白,你说同样出色的我们,生出来的孩子会是怎样呢?”貌如妖孽般的男子,靠在她办公室门口处,米白回他一个白眼外带两个字

  • 总裁的霸爱甜妻

    总裁的霸爱甜妻

    作者:傲叶

    宗夏有个她爱的丈夫,结婚三年,两人同床异梦,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终于离婚,宗夏难受酗酒发泄心中的伤心!沈月苍是商场上的战神,被醉酒的宗夏拦住车,耍起酒疯,荒郊野外,他只能无奈地带着这个疯了一般的女人回家!从未带女生回家的沈月苍刚好被母亲发现了宗夏,误会开始,沈月苍为了不被母亲骚扰,告诉母亲他喜欢这个女人,她是他的未婚妻!感激带自己回家,宗夏答应与沈月苍演戏,却在外面遇到了前夫叶辰。叶辰看到离婚了,身边立刻有个优秀的男人陪伴的宗夏,心中不甘,回忆起婚内的点点滴滴,无法忘怀!两男争一女的戏码从家里打到商场,牵扯

  • 总裁的霸爱甜妻

    总裁的霸爱甜妻

    作者:傲叶

    宗夏有个她爱的丈夫,结婚三年,两人同床异梦,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终于离婚,宗夏难受酗酒发泄心中的伤心!沈月苍是商场上的战神,被醉酒的宗夏拦住车,耍起酒疯,荒郊野外,他只能无奈地带着这个疯了一般的女人回家!从未带女生回家的沈月苍刚好被母亲发现了宗夏,误会开始,沈月苍为了不被母亲骚扰,告诉母亲他喜欢这个女人,她是他的未婚妻!感激带自己回家,宗夏答应与沈月苍演戏,却在外面遇到了前夫叶辰。叶辰看到离婚了,身边立刻有个优秀的男人陪伴的宗夏,心中不甘,回忆起婚内的点点滴滴,无法忘怀!两男争一女的戏码从家里打到商场,牵扯

  • 纯情总裁别装冷

    纯情总裁别装冷

    作者:奈妳

    “今天在暙暖,你吻错的陌生人,是我。 秦茗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她趁黑强吻的学长怎么会变成俊逸冷酷的集团总裁? 她还来不及反应,他就霸道地再次吻住了她,“记住,不是所有的男人吻你都能这般甜蜜!” 怦然心动的她正准备答应做他的女朋友,长辈无心的一句“茗茗,你小叔”将她瞬间从天堂打下地狱! 相爱不能爱,相离又不能离。 同一屋檐下,她以为能跟他保持距离,他却情不自禁地给了她最极致的宠溺。 当她心甘情愿地将自己当成解药献给他,欲从此跟他一刀两断时,却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 纯情总裁别装冷

    纯情总裁别装冷

    作者:奈妳

    “今天在暙暖,你吻错的陌生人,是我。 秦茗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她趁黑强吻的学长怎么会变成俊逸冷酷的集团总裁? 她还来不及反应,他就霸道地再次吻住了她,“记住,不是所有的男人吻你都能这般甜蜜!” 怦然心动的她正准备答应做他的女朋友,长辈无心的一句“茗茗,你小叔”将她瞬间从天堂打下地狱! 相爱不能爱,相离又不能离。 同一屋檐下,她以为能跟他保持距离,他却情不自禁地给了她最极致的宠溺。 当她心甘情愿地将自己当成解药献给他,欲从此跟他一刀两断时,却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 纯情总裁别装冷

    纯情总裁别装冷

    作者:奈妳

    “今天在暙暖,你吻错的陌生人,是我。 秦茗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她趁黑强吻的学长怎么会变成俊逸冷酷的集团总裁? 她还来不及反应,他就霸道地再次吻住了她,“记住,不是所有的男人吻你都能这般甜蜜!” 怦然心动的她正准备答应做他的女朋友,长辈无心的一句“茗茗,你小叔”将她瞬间从天堂打下地狱! 相爱不能爱,相离又不能离。 同一屋檐下,她以为能跟他保持距离,他却情不自禁地给了她最极致的宠溺。 当她心甘情愿地将自己当成解药献给他,欲从此跟他一刀两断时,却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 纯纯欲动:首席别乱来

    纯纯欲动:首席别乱来

    作者:李落一

    多年来,杜纯纯一直想开动一个男人,可是她发誓,她想动的绝对不是身下这位总裁大人。开动了他,绝对是个意外!虾米?被她扑倒的总裁大人发话了:一旦开动,概不退货。逃不掉了,躲不开了,总裁贴上来了,杯具的杜纯纯只剩下一声惨呼:“总裁,别乱来!”总而言之,这是一位姑娘扑与被扑,从被某总裁设计到设计某总裁的狗血史。

  • 纯纯欲动:首席别乱来

    纯纯欲动:首席别乱来

    作者:李落一

    多年来,杜纯纯一直想开动一个男人,可是她发誓,她想动的绝对不是身下这位总裁大人。开动了他,绝对是个意外!虾米?被她扑倒的总裁大人发话了:一旦开动,概不退货。逃不掉了,躲不开了,总裁贴上来了,杯具的杜纯纯只剩下一声惨呼:“总裁,别乱来!”总而言之,这是一位姑娘扑与被扑,从被某总裁设计到设计某总裁的狗血史。

  • 纯纯欲动:首席别乱来

    纯纯欲动:首席别乱来

    作者:李落一

    多年来,杜纯纯一直想开动一个男人,可是她发誓,她想动的绝对不是身下这位总裁大人。开动了他,绝对是个意外!虾米?被她扑倒的总裁大人发话了:一旦开动,概不退货。逃不掉了,躲不开了,总裁贴上来了,杯具的杜纯纯只剩下一声惨呼:“总裁,别乱来!”总而言之,这是一位姑娘扑与被扑,从被某总裁设计到设计某总裁的狗血史。

  • 债主大人别惹我

    债主大人别惹我

    作者:李落一

    某天,满眼满心满脑袋,装的全是人民币影子的郑小涵近乎发疯般一阵狂喜!别说天上掉馅饼了,就连面粉渣儿都不肯掉一点的老天爷,今天居然将一个bling,bling闪着诱人光芒的钻戒,砸到了自己头上。可是,可是自从她“好运气”地收到这天上掉下来的钻戒大礼以后,郑小涵就悲伤地发现,霉运就此缠上了她!她实在不明白,不就是来那恶劣男人的家里,还他这破戒指吗?怎么转眼就成了什么陆氏集团总裁的未婚妻!这是做梦?还是XX电视台的一出整人真人秀节目吗?紧接着,她的名誉,她的清白,她的初恋爱情,全都被那个该死的男人给毁了!这一切

  • 债主大人别惹我

    债主大人别惹我

    作者:李落一

    某天,满眼满心满脑袋,装的全是人民币影子的郑小涵近乎发疯般一阵狂喜!别说天上掉馅饼了,就连面粉渣儿都不肯掉一点的老天爷,今天居然将一个bling,bling闪着诱人光芒的钻戒,砸到了自己头上。可是,可是自从她“好运气”地收到这天上掉下来的钻戒大礼以后,郑小涵就悲伤地发现,霉运就此缠上了她!她实在不明白,不就是来那恶劣男人的家里,还他这破戒指吗?怎么转眼就成了什么陆氏集团总裁的未婚妻!这是做梦?还是XX电视台的一出整人真人秀节目吗?紧接着,她的名誉,她的清白,她的初恋爱情,全都被那个该死的男人给毁了!这一切

  • 豪门替身新娘

    豪门替身新娘

    作者:欣彤

    一年前,他为了报复爱人的背叛,婚礼当天以五千万的高额现场临时应聘一位新娘,王诗彤“不幸”得成为了他的工具。虽然明知道他爱的并不是自己,但仍在背后默默得为他付出。不为那契约换来的巨额,只为自己三年来的暗恋。“溅人,你别以为嫁给了天硕,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凭你那溅血溅肉溅骨头,就想跟我丁大小姐争男人,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丁紫绚煽了她一个耳光狰狞地道。一年后,她在生产过程中大出血,他却为了保小孩而弃大人,当她醒来,孩子被人抢走,丢下了离婚协议书。他冰冷地对自己道:“诗彤,我从来都没爱过你,我真正爱的人,是紫绚

  • 豪门替身新娘

    豪门替身新娘

    作者:欣彤

    一年前,他为了报复爱人的背叛,婚礼当天以五千万的高额现场临时应聘一位新娘,王诗彤“不幸”得成为了他的工具。虽然明知道他爱的并不是自己,但仍在背后默默得为他付出。不为那契约换来的巨额,只为自己三年来的暗恋。“溅人,你别以为嫁给了天硕,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凭你那溅血溅肉溅骨头,就想跟我丁大小姐争男人,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丁紫绚煽了她一个耳光狰狞地道。一年后,她在生产过程中大出血,他却为了保小孩而弃大人,当她醒来,孩子被人抢走,丢下了离婚协议书。他冰冷地对自己道:“诗彤,我从来都没爱过你,我真正爱的人,是紫绚

  • 豪门替身新娘

    豪门替身新娘

    作者:欣彤

    一年前,他为了报复爱人的背叛,婚礼当天以五千万的高额现场临时应聘一位新娘,王诗彤“不幸”得成为了他的工具。虽然明知道他爱的并不是自己,但仍在背后默默得为他付出。不为那契约换来的巨额,只为自己三年来的暗恋。“溅人,你别以为嫁给了天硕,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凭你那溅血溅肉溅骨头,就想跟我丁大小姐争男人,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丁紫绚煽了她一个耳光狰狞地道。一年后,她在生产过程中大出血,他却为了保小孩而弃大人,当她醒来,孩子被人抢走,丢下了离婚协议书。他冰冷地对自己道:“诗彤,我从来都没爱过你,我真正爱的人,是紫绚

  • 杀手娇妻煞到黑心大少

    杀手娇妻煞到黑心大少

    作者:晓月大人

    某商业大佬家高富帅的二少爷,拐了一个清纯小绵羊回家。此女上得了厅堂,下不了厨房。陪得了蹦极,上不了大床。眨着羊咩咩般的清纯眼神,让那只罪恶的大手生生的止在了衣外。看的见吃不着的日子,某公子的爱意却每日在欲火的焚烧下渐渐升温。可是小绵羊却摇身一变成了红太郎?嘿嘿,某公子奸诈一笑:偷吃绵羊有罪恶感,可是吞只狼,那岂不是替天行道!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 杀手娇妻煞到黑心大少

    杀手娇妻煞到黑心大少

    作者:晓月大人

    某商业大佬家高富帅的二少爷,拐了一个清纯小绵羊回家。此女上得了厅堂,下不了厨房。陪得了蹦极,上不了大床。眨着羊咩咩般的清纯眼神,让那只罪恶的大手生生的止在了衣外。看的见吃不着的日子,某公子的爱意却每日在欲火的焚烧下渐渐升温。可是小绵羊却摇身一变成了红太郎?嘿嘿,某公子奸诈一笑:偷吃绵羊有罪恶感,可是吞只狼,那岂不是替天行道!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 杀手娇妻煞到黑心大少

    杀手娇妻煞到黑心大少

    作者:晓月大人

    某商业大佬家高富帅的二少爷,拐了一个清纯小绵羊回家。此女上得了厅堂,下不了厨房。陪得了蹦极,上不了大床。眨着羊咩咩般的清纯眼神,让那只罪恶的大手生生的止在了衣外。看的见吃不着的日子,某公子的爱意却每日在欲火的焚烧下渐渐升温。可是小绵羊却摇身一变成了红太郎?嘿嘿,某公子奸诈一笑:偷吃绵羊有罪恶感,可是吞只狼,那岂不是替天行道!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 恶少的小小新娘

    恶少的小小新娘

    作者:唉呦

    什么情况?什么年代?居然到时下还会有娃娃亲?西门莉雪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的同时已经成为了某人的准未婚妻。 不不不,这一切都不是西门莉雪的意愿,所以,离家出走就显得如此理所应当。 如果对方是跟自己青梅竹马的常磊,西门莉雪又有什么好反对?偏不巧,对方是大自己十几岁的大叔。 Ohmygod

  • 恶少的小小新娘

    恶少的小小新娘

    作者:唉呦

    什么情况?什么年代?居然到时下还会有娃娃亲?西门莉雪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的同时已经成为了某人的准未婚妻。 不不不,这一切都不是西门莉雪的意愿,所以,离家出走就显得如此理所应当。 如果对方是跟自己青梅竹马的常磊,西门莉雪又有什么好反对?偏不巧,对方是大自己十几岁的大叔。 Ohmygod